<sub id="rhtv5"><listing id="rhtv5"></listing></sub>

              馬術在線 首頁 馬術雜志 人物 馬主江湖 查看內容

              蔣漢儒:天生有緣

              2012-3-1 18:27| 發布者: admin |來自: 《馬術》2012年2月刊

              摘要: 從我父親親手把我抱上了馬背那一刻開始,我便與馬結下了不解之緣,我覺得我天生就該和它們在一起。蔣漢儒人如其名,無論相貌還是言談,都十分儒雅謙和。他從小愛馬成癡,頭銜眾多卻無一不與馬有關。他除了是14 匹馬的 ...
              從我父親親手把我抱上了馬背那一刻開始,我便與馬結下了不解之緣,我覺得我天生就該和它們在一起。




              蔣漢儒人如其名,無論相貌還是言談,都十分儒雅謙和。他從小愛馬成癡,頭銜眾多卻無一不與馬有關。他除了是14 匹馬的主人,還是馬場經理人,盛裝舞步、場地障礙、三日賽的騎手,馬術教練;他擁有臺灣馬術協會裁判證,做過警察局“騎警隊”培訓執勤的策劃執行人兼總教練,同時還是一家主營馬匹買賣及進出口代理業務公司的董事長。當被問及最喜歡哪項工作時,他猶豫了很久,問道:“為什么只能選擇一個?只要跟馬有關的事都是我最喜歡的,沒有主次之分!

              馬背之緣

              1973 年,蔣漢儒出生在臺灣,與眾多的孩子一樣,小時候家里玩具很多,長大了回想起來,都是些木馬搖椅、馬玩偶之類的東西。他說:“我也不知道為什么都是這樣的玩具,但卻很喜歡。從事馬術事業多年之后,父親告訴我,很久以前,在上海的一家馬場里,他養過一匹馬,沒事的時候經常去俱樂部騎馬!毙W二年級,只有8、9 歲的蔣漢儒由家人領著去青年公園玩,在那里看到供給小孩子游樂的騎馬項目,他說:“其實第一次見到真正的馬,小孩子是有些害怕的,畢竟大型動物與玩具是不一樣的嘛,但是,我父親親手把我抱上了馬背,從那一刻開始,我便與馬結下了不解之緣。我覺得好像是天生我就該和它們在一起!

              此后,蔣漢儒迷上了騎馬,父親送他到青年公園的騎馬俱樂部去學習馬術。在上世紀80 年代,臺灣馬場內的馬匹大多數都是從軍馬退役后送來的,主要進行培訓和教學,也供騎馬愛好者騎乘。小小年紀的蔣漢儒在馬場里認識了幾個小伙伴,那時的教學沒有現在這樣嚴格,大家上課之余都會打打鬧鬧玩游戲。小孩子在一起難免要比一比,比如在馬上做各種動作,“那些動作都是在馬跑著的時候做的,”他說,“比如有個孩子說‘我能一邊跑一邊跳上馬,你們敢嗎?’就有人說‘怎么不敢?!’如果有人膽子小,是要被其他人嘲笑的,”蔣漢儒笑著說,“在那個年紀,男孩子們都是比來比去,比誰的本事大,于是我就會了側騎,在馬奔跑時跳上跳下,在馬背上站立,我們是騎著真的馬玩騎馬打仗的!彼滩蛔」笮,聽得出來童年的回憶非常美好!皫讉人猜拳,誰輸了就不戴韁繩不備鞍子去騎一圈。很多人可能聽著覺得新鮮刺激,可我聽說蒙古族的孩子小時候也是這么玩著長大的。當然了,現在看來確實有一定的危險,換我做了父親,也會覺得不放心!彼恼Z氣中透著高興。




              若干年后,蔣漢儒有了自己的馬場,娶妻生女。女兒一歲半的時候,他親手把剛會說話沒多久的女兒抱上了馬背,坐在馬背上晃晃悠悠的小女孩興奮地叫著,但轉瞬之間卻掉到了地上,“當時我和太太都嚇了一跳,不過好在我們就在旁邊,馬也沒有動作,地上還是松軟的沙子,她才沒有受傷。在她上四年級的時候,就可以打120cm 級別的障礙賽了,并且有過整套動作0 罰分的好成績。今年她14 歲了,身高1 米6!闭f起自己的孩子他驕傲得不行,濃濃的父愛代代相傳,這個家族與馬的緣分怕是解不開了。

              馬背生涯

              從騎手到教練,到馬主,再到馬場經理人,蔣漢儒二十多年的經歷可謂精彩紛呈。1985 年,他作為臺灣地區最年輕的馬術選手開始參賽,那是一次俱樂部之間的小型障礙賽。當時他騎的是一匹內地軍馬與阿拉伯馬雜交的馬匹,只有12歲的蔣漢儒開啟了他的騎手生涯。此后,無論是什么樣的比賽,只要能親自騎乘,他幾乎場場不落。之后他開始有選擇地練習,嘗試調教不同的馬參加比賽,最多時他曾經帶了7匹馬去參加不同級別的比賽!拔視渌麑I騎手一起參賽,每次不管是運動會也好,國際比賽也好,我不可能騎遍所有的馬打每一個級別,但我都會上賽場的。有時也會借著比賽的機會,讓年輕的馬匹參加高等級的比賽,增加它們的比賽經驗!笔Y漢儒對于每場比賽都樂在其中。

              在1999 年參加臺灣省運動會拿了馬場馬術團體賽第四名、障礙團體賽第一名和個人第一名之后,蔣漢儒正式開始了他成長為青年騎手后的參賽之旅。如他所說的一樣,他參賽的時間表排得滿滿的,從盛裝舞步到障礙賽,到三日賽,無論團體還是個人都有他的參與,而且排期很接近。其中,他感觸最深的還是2006年11月參加的多哈亞運會。

              多哈亞運會,蔣漢儒參加了馬術三日賽。中華臺北隊從沒人參加過三日賽的國際比賽,在此之前,蔣漢儒也從未了解過這項比賽的規則與技巧。雖然之前他也有過相關的障礙和舞步的練習,但對越野障礙這一項卻極少涉獵。后來他形容三種比賽的感覺:舞步比賽是高尚的、高貴的,令人賞心悅目,騎手之間關系比較矜持,有時甚至還會有冷淡的感覺;障礙賽的選手們因為具備了十足的勇氣與自信,個性都比較開朗樂觀;三日賽選手們的比賽項目猶如上戰場一樣,騎手間的氣氛很不一樣,大家都非常熱心地互相幫忙。

              “第一天看線路的時候,與韓國、日本的騎手、教練們一起同行,他們很驚訝我一點經驗也沒有,于是都很熱心地向我解說路線,傳授經驗。我是一個人來參賽的,而且這也是臺灣地區的選手第一次參加三日賽,我喜歡這種‘第一次’的感覺,喜歡做別人沒有做過的事!边@次比賽對他的影響很深,雖然他因為馬拒跳而沒有拿到名次,但仍然很高興!澳阋,大部分人包括我在內,都不會在一開始的時候就熟悉所有的比賽規則,作為一名運動員,只有在不斷地參與之后,才能不斷地成長!逼鋵嵥f的不僅僅限于馬術比賽,還包括他所做的與馬有關的事,或者我們可以稱之為“事業”。




              2003年,臺北縣決定成立騎警隊,要樹立警察形象,增強治安力度。因為當地多山地,有些車輛難以通過的路段騎警便可以發揮作用,同時還可作為一項游客觀光的項目。蔣漢儒受邀成為這個“第一屆騎警培訓計劃”的主持人,并兼總教練!拔覐膩頉]做過這種事,真的很辛苦。在五周之內,要讓18 個從沒有騎過馬的人能騎馬上崗,應對各種路上的突發事件,壓力真的很大!笔Y漢儒說,“要做與我以往的馬術經驗完全不同方向的訓練。當時我去了美國加州、歐洲等有騎警的國家進行考察,學習他們的訓練方式,發現國外的馬業劃分真的很細致,很系統,我又學到了很多東西!彼偸悄茏屪约簭鸟R的各種事情上得到滿足。

              與馬相伴

              1996年,蔣漢儒開始經營馬術俱樂部,現在他的馬場中有大約50多匹駿馬,其中14匹是自己的。這些馬匹來自美國、歐洲、新西蘭等地,品種以溫血馬為主,兼有夸特、弗里斯蘭等品種,大部分用于教學和比賽。臺灣地區氣候濕熱,夏天和冬天的比賽相對較少,而且受地域限制,許多馬匹的養護需要更費心思。由于土地緊張,馬匹的整條生產線并不完整,要組織相關的比賽更是有著先天的不足。加上整體的消費市場局限、所有相關物品只能依靠進口等諸多因素,讓他覺得這15 年的經營有些事倍功半!暗覀冞是堅持下來了,硬件設施雖然不方便,并不代表這項運動不被接受,”蔣漢儒說,“盡管沒有得到足夠重視,但我們自己知道,愛馬的人,喜愛馬術運動的人會越來越多,再說我們有非?捎^的軟件優勢!

              他介紹到:“去國外很方便,這就為許多相關人員的培訓創造了良好的空間。比如我們的教練水準很整齊,他們都在國外接受過系統的教育,人員的素質相對較高。獸醫、馬侍人員(指蹄師、馬房管理等)比較齊備,加上服務好,臺灣的馬場在這二三十年間也有了相當的規模,雖然比不上內地的數量和環境,但也有了相當大的發展!眳^別于內地馬場單一的客戶層,臺灣地區的馬場多數都是集多重功能于一身。他自己的馬場位于海邊,除了專門的賽道用于訓練和小型比賽,還招收學員,同時為旅游、婚紗攝影提供場地與服務。多樣化的經營同樣也應用在其他的馬場。蔣漢儒是個什么都要學,什么都想學的人。1998年,蔣漢儒第一次前往歐洲拍賣會參觀,初出茅廬的他對國外的馬業產業鏈有了直觀的認識。




              隨后幾年,他前往世界各地觀摩各種世界級比賽,拜訪名師,出沒于新西蘭、德國、荷蘭,與眾多冠軍騎手、教練結下了緣分。他現在還在做一件事,就是在騎馬之余,開展青少年教學,為此他于2010 年組織“馬術青少年團”前往歐洲觀摩馬術相關工業!拔液芸粗剡@部分工作,因為島嶼的限制,能接受的知識有限,我想讓更多的孩子去歐洲學習、觀摩,那里的馬業分類細致、成熟,能夠了解并熟悉整條馬的產業鏈對于孩子的培養至關重要。我們要試著提升這里的馬術環境,讓更多的文化進行交流,相互學習,這才是我們這一代人應該做的事!

              “我以后的事業就是馬術,沒別的可選,我也不會選擇別的。只要是與馬有關的事我都會去嘗試。其實人和馬一樣,我在對馬做初級訓練的時候通常都會讓它們在運動量許可的范圍內,盡量做多元化的東西!笔Y漢儒的論點是,一直都是人限定馬去做什么,其實很多事都是可以培養的!熬拖裎以浽谕婢叩曷犚粋小女孩抱怨,‘憑什么女孩子一定要玩這個,男孩子要玩那個,我怎么就不能玩賽車呢?’我覺得非常有道理,不管是人還是馬,在學習初級知識的時候,不要因為它是優秀的舞步選手,就不給它任何跳躍的機會,要更多地發掘它們的潛力!

              目前國外的馬術已經商業化運作多年,整條商業鏈非常完備,而國內還處于起步階段,蔣漢儒想做的就是在有生之年,讓更多的人了解馬術,因為馬術運動的推廣需要深厚的群眾基礎!爸袊鼛啄甑陌l展世界有目共睹,而且有豐富的、可以自給自足的資源,完全有條件繁育出好的馬匹用于出口,獲取更大的經濟利益,一定會有這一天!

              蔣漢儒的馬情結或許從他手把著童年玩具的那一天就開始了,或許從他跨上馬背的那一刻就變得深厚了,又或許從他把那匹曾經在少年時學習馬術的老馬“138”從實驗室門口接回并養老送終的那一刻更加堅定了!拔揖褪窍矚g,雖然曾經有過其他的選擇,但我還是喜愛馬,喜愛馬術,喜愛這個事業,并愿為之終老!

              (文/ 秋淼 圖/ 蔣漢儒)

              相關閱讀

              ©2011-2025  馬術在線 (京ICP備11042383號-1)     E-mail:horsingcn@163.com

              京公網安備 11010502045787號

              返回頂部
              特级丰满少妇1级A片免费,直播软件app开发,久久国产十八禁福利一区

                      <sub id="rhtv5"><listing id="rhtv5"></listing></sub>